Daily Talk

日劇<大叔的愛>衍生。長谷春。
短,前半全對話。甜痛牙齦。

 

長谷,晚餐還沒好?

快了。…看,今晚吃可樂餅哦。

哇,香死了。

前輩,先忍住口水。等我回廚房弄完生菜沙拉的部分。

好,那我來拿餐具。

今天在公司那件聖誕節的新企劃如何了?

總算通過了。不過預算方面明早還要與廠商…確認一下,他們居然沒跟我們討論就擅自更換新材料了嘛,簡直多了很多功課要做。

聽飛鳥前輩說你們那層稍微吵起來了。

Continue reading “Daily Talk”

張眼後見到的第一個人

日劇<大叔的愛>衍生。長谷春。

男人們,既膽小又貪婪男人們,既倔強又溫柔→此篇

 

張眼後見到的第一個人

 

1

 

長谷川打電話報告人在新宿時已下午兩點了。春田喜歡涼一點的溫度,讓室內暖氣維持24度恰好,他整個人橫躺在沙發上昏昏欲睡,電話夾在耳邊,眼反射動作往壁鐘瞧,有些呆住了。終於到了這時候啊,但新宿轉搭地鐵回家還需要四十分鐘不等。

春田想像著長谷川拉著行李箱一出了新幹線,人潮包圍之中拿出電話,第一件事就是要打給自己,因為昨晚擅自傳訊約好如果到了東京就要打給他。

Continue reading “張眼後見到的第一個人”

男人們,既倔強又溫柔

大叔的愛。長谷川/春田。

前篇在此,兩篇關聯不大,可以獨立閱讀

 

男人們,既倔強又溫柔

 

在新宿站送走長谷川那晚,春田搭上同樣路線回家。

同樣二十分鐘車程。同樣的兩房一廳一廚公寓。

久違地在浴缸裡泡了熱水。溫度有些高時,他也不管了直接伸腳下水,包圍自己的熱水安撫全身上下躁動不安的細胞,太舒服太滿足了,差點睡著。

水也沒放,頭也沒吹,套上睡衣,睡房燈沒開,春田摸黑倒入床裡。

…長谷人到家鄉了嗎。

他抓來剛剛一回家丟在床頭的手機。

螢幕冷光刺人,卻靜悄悄的,沒任何通知。

點入綠色符號→長谷川幸也

長谷川:『今晚何時回來?』

長谷川:『…喝酒去了?』

長谷川:『前輩不答我,喝嗨了是吧?跟誰去喝?』

長谷川:『……我問過飛鳥前輩了。你們需要我的話,盡量打電話給我,我會在家裡等你。』

這是自己醉到不醒人事的那天?怎麼之後又沒繼續對話?

春田手指靜靜懸在五十音符號之上。

Continue reading “男人們,既倔強又溫柔”

男人們,既膽小又貪婪

日劇<大叔的愛>二創。結局後接續的腦補。

長谷川/春田。

 

男人們,既膽小又貪婪

 

「再、再試一次。」

會這麼做,當下完全是鬼迷心竅,絕對是的。

因為剛才的吻發生太快來不及仔細確認,又因為兩人唇瓣光是緊緊貼著就很舒服,沒感到應該要有的噁心或厭惡,還有因為長谷川……

春田闔上眼輕輕蹭住長谷川的唇,來回力度逐漸加重──

Continue reading “男人們,既膽小又貪婪”

字的姿勢

原創BL。又短又吵吵的。

 

 

「欸,我剛剛忽然想到有個一直沒解開的問題,雖然我覺得我說了你也不會懂。」

夜裡躺在身邊的他,搖醒了我。

「啥?那你吵我幹嘛…」我打了一個呵欠,掃了下枕頭旁手機。凌晨兩點十五分。「我明天早上要見客戶,你他媽在那邊…!」

我快暈倒了、不對,我還是繼續睡吧。

Continue reading “字的姿勢”

不知行蹤的你

現在凌晨六點半還是沒睡不著,但眼睛是那麼困倦。肚子太餓去客廳吃了一堆年節母親擺在家裡的零食,不想再陷入一時半刻也沒有結果的事,所以爬到電腦前,想著沒發文那來寫寫網誌吧…如果真可以養成這習慣的話(…好吧我知道我說過超多次了)。其實自從回台北後沒有寫什麼交代自己生活的東西,臉書上一片空白,去年忙碌的時候不想寫,真正閒下來也懶得費時敲鍵盤,一年就這樣過去了,現在都大年不知道初幾了。時間沒在跟誰開玩笑的,真的。

Continue reading “不知行蹤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