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負得正

我回到家的時很難得翻了信箱,才收到你五天前寄來的信。說難得,也許不至於,我習慣平均兩週查看一次信箱。信箱的作用不過是拿來收水電與網路帳單,平日也不會有人寫信給我。我從不寫信。這時代又有誰會寫信。以前我還住在家裡時負責查看信箱的人也不是我。

Continue reading “負負得正”

年末

很少寫這種所謂年度檢討,或許因為我就是這麼一個懶得回首的人,那問為什麼今年要寫?…說不太清楚,大概還是因為,想要清除一下這裡半年來的荒草蔓生,隨意地總結一下近況,寫一下已經很久沒寫的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文字。嗯,真的有段時間沒怎麼寫下屬於自己的文字了,儘管目前維生多少與拿筆是相關的活。

Continue reading “年末”

不知行蹤的你

現在凌晨六點半還是沒睡不著,但眼睛是那麼困倦。肚子太餓去客廳吃了一堆年節母親擺在家裡的零食,不想再陷入一時半刻也沒有結果的事,所以爬到電腦前,想著沒發文那來寫寫網誌吧…如果真可以養成這習慣的話(…好吧我知道我說過超多次了)。其實自從回台北後沒有寫什麼交代自己生活的東西,臉書上一片空白,去年忙碌的時候不想寫,真正閒下來也懶得費時敲鍵盤,一年就這樣過去了,現在都大年不知道初幾了。時間沒在跟誰開玩笑的,真的。

Continue reading “不知行蹤的你”

這些跟那些

距離上次寫文…也就是暑假場出本那時,其實沒很久,但在那之前我也好久沒寫了,事實上沒被邀稿我也不可能動筆的換句話說。唉呀,說真的,多少是會覺得有點對不起關注我的朋友。隨筆日記也很無聊,但也很久沒寫了,總是有什麼可以抒發胸臆吧。

當三次元的心思大過一切,寫同人文會變得更不重要,就算再閒也一樣。做人度日心思破碎,又怎麼有能力去組織故事。網路也真可怕,當你沒任何產出,沒任何參與,很快就會被遺忘了,羨慕那些兩邊生活都可以掌握很好的人。

Continue reading “這些跟那些”

表面的平滑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m5 preset

近日忙碌除了二月底推出的本子外,字畫方面的工作外包也進來手中,於是前幾天狀態就是「字畫虐我千百回,我待字畫如初戀」,哈哈,技術生疏不少需要時間抓回眼力,但自己玩得還是很開心。三月中旬的一人旅遊計畫該訂的機票與旅館也都訂了,但該做的功課卻一點也不想理會,東京的地鐵交通,怎麼從機場到旅館…關掉google map,留待三月初再說。以美術館為主的行走之旅,不想買任何東西,沒有那些物質欲望。

Continue reading “表面的平滑”

書迷與讀者與消費人士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x1 preset

由於網路書店推出吉田修一新書《怒》的限定作者簽名版,我只好奮不顧身下訂。原本還對自己承諾在手上書看完前,禁止替書櫃進新貨,但是親筆簽名!!我這般腦子單純的死老百姓怎麼受的了此等明擺著的誘惑,還不要臉以省運費之類的藉口搪塞自己良心,順手帶了別的三本書:勒卡雷《冷戰諜魂》(新版系列會不會出太快?老百姓消費力追不上啊)、橫山秀夫《看守者之眼》(我承認肖想進他新貨已久……)、賀景濱《速度的故事》(很久以前親友加嘉推薦)。買著大概也是繼續放著生灰塵,嘛等著瞧吧。

Continue reading “書迷與讀者與消費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