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ly questions (Jaydick)

Jaydick。短篇,作者剛進坑可能OOC。

高譚鑽石區的一角,某座奢華高級建築地面入口排著一條長長的人龍,目不暇給的男男女女身著奇艷的妝扮,似乎越夜越精神。不僅如此,在這裡哪個燈光還亮著的建築都是這個場面,整條街成了一條白金交織的光之森林,夜生活的高級場所集散地,迪克每次一走進這一區都覺得時差顛倒。可選擇的去處日新又新,但在久違的休假日,他想去的就只有一間他熟悉的店。

Continue reading “silly questions (Jaydick)”

卡殼的子彈 Cockblocked by FabulaRasa

by FabulaRasa

・作者已開放授權,參考隨緣居此帖原文連結
・劇情簡介:
布魯斯和哈爾不過就跟平常人一樣起了興致想來上一炮,但人生中老是會有什麼(比如巴里,比如迪克)跑出來阻礙性福,這又怎麼能說得上是他們的錯呢。本文風味:幽默加嚴肅,虐中帶甜,鮭魚佐義大利燉飯。
主cp為蝙綠Bruce/Hal,附加Jay/Dick,並提及Clark/Diana和Oliver/Dinah。

(譯註:Dinah的常見翻譯似乎是「黛娜」,為避免和「Diana黛安娜」混淆,在這裡姑且翻成「戴娜」)

「那時候有個名叫亞歷克斯・潘迪頓的小孩——真不敢相信我居然還記得他的名字,但、對,就是這個亞歷克斯・潘迪頓。在聖保羅中學,比我們還高兩個年級。」

布魯斯嘆了口氣以表回應,但聽得出不爽大於無奈。皺起臉扶上額頭,「奧利佛。」他說。

「閉嘴,我故事還沒說完。那個亞歷克斯喜歡找地方跟你約架對吧?我意思是,那種貨真價實拳腳上的幹架。但亞歷克斯並不差,他有參加摔角校隊,還是擊劍隊的隊長,所以你們明白吧,他還挺能打的。」

Continue reading “卡殼的子彈 Cockblocked by FabulaRasa”

光輝的所在(降御降)

鑽石王牌。降御降。1/9更新下篇,一堆大學跟職棒私設。

下午時把宿舍整理得差不多,本來除了上課還需要用到的教科書外,能帶回老家的東西都趁先前的週末逐漸一件件帶回去了,最後剩下的行李就剩下一些常穿的衣物與制服。床單甚至重新洗過,御幸站在顯得空曠得有些寂寥的房間內,檢視四周,最後落上了床邊的球棒與一整套捕手護具。比起其他守備位置需要穿著的護具都來得繁瑣厚重,但他早就習慣了,這跟了他三年的夥伴。唸書唸得煩躁了,原先就是宿舍裡的人都不在,才開始整理房間。

忙了一早上,口有些渴。

Continue reading “光輝的所在(降御降)”

光與影(修角)

群青にサイレン(哨響青空/群青危機)
修角。更精確點說是修<<角。沒劇情、短、流水帳,斷頭斷尾。

角之谷尚志與吉澤修二,是在連棒球都無法成為救贖的時期,成為了對方唯一的朋友。

國中的生活與現在在玄高的日子,表面看來其實差異不多。從國小起,少棒的訓練佔了大部分時間,站在球場上他從教練與球評等大人口中獲得了作為天生游擊手的讚譽,母親對他無微不至百般呵護,比他更熱切希望獲取成功。下了球場,青澀而純粹的暴力在暗處捕獲他,分毫不差。那個名為井上驅壘的少年中了嫉妒的毒,角之谷默不作聲成為他的標靶。身上瘀青越多就越覺得這是變相的勝利標誌,角之谷寧可受傷也沒想過要退出少棒。這樣做真的能滿足?不曉得以後你還得打死幾個我這種人。井上與他身邊幾個少棒隊友踹他也踹累了,角之谷的淚水也流得多了,他依然抬頭這麼對井上說,井上那張人見人愛、稚嫩端正的臉龐,第一次露出了見到地獄的神色。就是那時候,角之谷才知道井上怕他。

Continue reading “光與影(修角)”

防疫不防戀(原創BL)

原創BL之買口罩篇。與字的姿勢同一對情侶,但本日不研究中文字。

最近由於某傳染病毒爆發全球流行之故,我那吝嗇又惜命的老闆終於大發慈悲,在本週三、也就是今天,允許公司同仁午後提早收工。

真受不了悶了一天的口罩,我草草收拾完辦公桌還想著要不順道去哪兒⋯⋯鼻子吐出的潮濕呼吸再度蒙上快爛了的臉。唉不、還是去牽車早早回家。那小子下午也沒課,照理說現在應該躺在家裡看漫畫吧。

Continue reading “防疫不防戀(原創BL)”

那些你的他的、和我的(場+冬+虎)

東京卍復仇者。場+冬+虎。

時值快傍晚的天色,兩道匆忙的人影從巷內大力甩出,連滾帶跑差點撞到大路上放學經過的松野千冬,沒給道歉拼命往前飛奔,很快在稀疏的人潮中掩沒了行蹤。

千冬因這半路殺出,在巷口前打斷了他前進的腳步。巷內幽冷無聲,那裡自兩個不良掙脫後就靜了下來。

上週開學,表示時節已入秋。不知道哪棵臥在樹上的蟬,選擇在此時響鳴大噪,聲音拉得特別長,撕裂了顏色開始暈染的天空。

蟬聲中依稀能聽見一絲動靜。

他走進巷子。

Continue reading “那些你的他的、和我的(場+冬+虎)”

另一種生活(龍麥)

東京卍復仇者。龍麥。某個if路線。

橫躺枕上短削的黑髮,露出底下細軟白皙的頸部。對比膚色勻亮的肩部,後頸那一塊皮膚則是有如久未經陽光照曬、帶著青色的白。

醒來時差點以為枕邊穿著黑汗衫背心的男人是陌生人。

這種想法隨即打消,因為他會睡的男人,全世界也只有一個人而已。

龍宮寺堅的視線拉至頂上天花板,想起昨晚載人到西服店裡領取西裝後,指示下來再去他們地盤內的一間熟店,飲數巡酒。那人老樣子不愛回自己家,硬要跟上電梯,爾後兩人趁著酒力糾纏彼此肉身爬上床做了多次翻天覆地的愛——

Continue reading “另一種生活(龍麥)”

惡魔人間(冬虎)

東京卍復仇者。場虎前提的冬虎。70-76話未來線時空。大量未來捏造。
《那傢伙是惡魔》的續篇,請務必先閱讀該篇,再接續此篇。
本文有性描寫,未成年禁閱。

P1: 1-2
P2: 3-5
P3: 6-7
P4: 8-9 

剩餘章節10-15完結&番外篇收錄於書籍《惡魔人間》,網路不公開。

1

早上九點。眼皮到面頰,落地窗外傾倒下熨貼的陽光熱醒了躺在床上的羽宮一虎。睜開眼,除了身上凌亂被單,不見其他。眼前暖色調的牆與自然材質的裝飾品,窗邊數株綠色盆栽,讓他想起這不是他的房間。而床上不見房間真正的主人。

⋯能夠自行爬起來了嗎。一虎下床,忍不住快步穿越客廳。一陣奶油香味撲鼻,走至廚房,找到了松野千冬站在瓦斯爐前的背影。白色踢恤下蓋住的腹腰仍纏覆圈圈繃帶。他放鬆下來,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走到千冬身邊,見木製鍋鏟如何在平底鍋裡翻出金黃西式炒蛋。

「好香。」

一虎站到千冬身側觀看他揮灑手藝,近得就要貼上做菜者的臉頰。

「啊,早。」千冬的目光仍留在前方爐火,扔來分毫不差的問候,「你先去梳洗吧,早餐很快就好。」

「你是要我放任一個身負重傷的人單手耍弄平底鍋?」

「我已經好很多了。」千冬的語氣起了變化,「⋯你靠這麼近,有點礙事。」

Continue reading “惡魔人間(冬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