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ickness or mine (Harry x Draco)

Harry/Draco。未完。原作畢業後沒雙方尚未結婚生子的時間點。

1.

牛津近郊一所大宅中。

「⋯很抱歉,你可以再重頭說明一次嗎?」

Draco Malfoy拉回迷離至不知何處的眼神,落到坐在他前方的不速之客Harry Potter身上。Draco調整了下坐姿,讓斜著的二郎腿更舒服點,那雙神遊八方的灰藍色眼眸可一點也沒有話中道歉的意思。

Continue reading “Your sickness or mine (Harry x Draco)”

Christmas Eve (Harry+Draco)

JKR前幾天丟出的刺激下寫了這篇,原作走向。

Harry再次遇到Draco Malfoy是在一個非常偶然的契機之下,屆時他們已從學校畢業五年。

一個接近聖誕節的夜晚時刻,他從倫敦搭上特快列車,已經過了Weasley家族團聚的晚餐,但他答應Ginny會在十二點前趕到,要他們不必等他。晚上六點,倫敦街頭響起平安夜才有的音樂聲,節慶氣息與飄雪擋在窗外,他一個人在正氣師局長辦公室裡慘兮兮地吃著冷掉的外賣速食,起碼他由衷感謝魔法讓他不必出門尋覓幾乎不可能營業的餐廳。用餐完畢,繼續苦幹到八點,與同樣加班部門道別後,他才鎖上辦公室動身離開。

照理說,直接現影至洞穴屋才是最快的辦法,火車無法直達位於不存在地圖上的巫師世界,只能選擇接近目的地的地理位置下車,再現影至該地。怎麼說都不該在此時悠閒搭火車過去⋯⋯搭晚班火車只是個不自然的突發異想。不,挑明原因不是沒有,也許是早上與Ginny電話報備今晚趕不及晚餐時她聲稱理解但隱藏不住的埋怨語氣,讓他還不想那麼快看到她的臉,又也許,在迎接數十位家人的熱情擁抱前,他還想再多享受一個人遊蕩於城市中的孤獨。反正晚餐都錯過了,他們不會跟他介意再多一兩小時的忙裡偷閒吧。Harry想。

Continue reading “Christmas Eve (Harry+Draco)”

And Wherever I Am (Harry x Draco)

獻給suzie。這篇是Never Ends系列後續,務必先閱讀過該系列文章(好吧我食老本怎樣)
總歸一句前言,是第六集HBP衍生,請忘了第七集與結局。

搬到新住所的某個風和日麗早晨,跩哥告訴哈利他找到一份舊書店的工作時,愜意坐在餐桌邊的哈利將預言家日報放下,只是聳肩一笑置之。

請設想,對他人恭敬卑微的跩哥?馬份家的少爺?別開玩笑了。用不了三天跩哥就會歇斯底里自動請辭不幹。

很可惜,哈利忘記很重要的一點,根據以往經驗,所有有關跩哥的事情似乎只會不照他所想發展。即便他以為這已經是跩哥底線。

Continue reading “And Wherever I Am (Harry x Draco)”

談談那些我喜愛的少爺們,Draco,高杉,Donald

 

在這個深夜,因為Donald我意識到一個問題,哇喔,在我喜歡過的配對當中竟然有三個是少爺!真是沒仔細想過這件事…除了Donald之外,另兩個是Draco與高杉子,儘管如此他們之中最讓我感到窩心的還是Donald…忍不住想來比較一下。

 

Continue reading “談談那些我喜愛的少爺們,Draco,高杉,Donald”

A Thousand Nights and One (Harry x Draco)

The Tale of the Shining Prince的續篇。
這篇有人翻過我就是因為這樣被激起了才來翻第二部的。
不過我覺得沒看那篇沒差,大家請安心看。

A Thousand Nights and One
by Illuferret(Olympia)

Chapter 1

綠色。

*&*&

那絕非一個尋常的景象,當一個巨大的鷹鴞肅立在餐桌上時。佇在那的那隻顯眼鷹鴞腿上附著一卷奶白色羊皮紙,Sirius從報紙後方探出頭來注視著他,這眼神讓Harry忽然很想拋棄葛來分多勇氣幾秒直接跑回房間。

Harry露齒而笑就好像什麼都沒能驚嚇到他。「早安。」

Sirius皺眉指著那封信。「謠言原來是真的。你跟Malfoy約會。」

Continue reading “A Thousand Nights and One (Harry x Draco)”

Never ends (Harry x Draco)

HD舊文重貼,共4部短篇。
以下系列為Harry Potter第六集HBP衍生,請暫時忘記第七集再進入感謝。

Useless

哈利七年級時失去領導者的霍格華滋在某個夜裡瞬間被食死人瓦解,一時之間這座他曾經稱之為真正的家的城堡成了一片殘瓦廢墟。許多人死了,許多人哭了,像一切都可預見的惡夢,夜夜搗進他腦組織的另一個世界,那是其中一個面貌,灰慘慘的,雙腿動不能動的無能為力。如今終於成為事實,他出乎預料覺得可笑,當憤怒恐懼的情緒應該佔據他全部心智時他只想笑。

後來路平他們在倫敦又找了一個隱密地點當鳳凰會總部。哈利自己在外偷偷租了一個公寓套房,他沒讓任何人知道。那間公寓空的像荒廢的監獄,只有必要的家具。他很少來,但每次他跨進這兒的門檻,剝落的玫瑰花紋壁紙,從天花板裸露電線垂下的黃燈泡,無所事事像誰都沒瞧的竹躺椅,鬆脫破裂的地板磚瓦,每次他跨進這兒的門檻,每次他看見這些,他只覺得他把絕望具現化了。為了處理沒有人該知道他其餘情緒的這個房間。這間自己建造的監獄。這不適合兒時秘密基地的說法。

Continue reading “Never ends (Harry x Draco)”

Less than ten times (Nott/Draco)

有性描寫,慎入。

再次遇見那男人是從學校畢業的三年後,在法國一間銀行裡。排隊時對他削瘦的背影眼熟,那口流利的法文中認出了他的聲音。當下並沒有感到任何衝擊,這不是第一次在校外碰到過去同窗,然而戰後史萊哲林卻是非常少見。站在身後的Draco考慮要用怎樣的方式招呼,Nott在櫃台辦完事轉身時兩人對視,Draco 什麼也沒說了。Draco與Nott擦肩,走向櫃檯好領出當時剩餘的一點存款。面對櫃檯臉臭的精靈,Draco平乏答對,滿懷心思都是Nott人還有沒有在銀行。應該不會等他,Draco思考。提完款後,他走回大廳,Nott當然不在。

裝作不認識吧,還在學校時他那張獨行俠沒有臉孔的臉孔,在Draco記憶中復甦。當然不會留下來等待,我這白癡。Draco踏過光滑地板離開,心底有處與冷漠相似的鈍感,又尖酸的幾乎是來不及挽留的痛責。

推開玻璃門時,冷風拂上,就快天黑。他拉攏自己外套,卻在下一秒忘了寒冷。

只需要一個無以名狀的眼神就能翻轉全世界。

聽過這樣的浪漫說法嗎?他眼中只剩那畫面,昔日舊友正坐在大道旁的長椅上等他,腳邊的落葉拖曳了一地又捲起。

Theodore Nott坐在那,他的淡笑彷彿一則久遠的秘密。

Continue reading “Less than ten times (Nott/Draco)”

Hopeless Impossible (Harry x Draco)

哈跩譯作。

by Ashura
vital stats: HP, Harry/Draco
the title comes from Ivy Blossom’s Breathe, not that it matters.

http://arcadia.envy.nu/fics/hopeless.htm

勝利應該是更為甜美的。應該就像是在暴風雨後從濃厚的雲層間透出的日光,或像是在攀上只剩陡峭的山路而賣力到達山頂時鬆的那一口氣。但這事實上是,噁心又不舒服的,這場勝利只伴隨著大量的痛苦與堅實強悍的絕望而來。

Harry Potter躺在泥灰中,四周是曾經是棟完屋的斷壁殘垣。他的腦袋受了傷——傷疤在顫動,在消褪,在他破碎眼鏡旁的太陽穴上有一道擦傷,筋疲力盡的痠疼爬滿了他的身。他某一隻手肘突出斜歪的角度糟糕到令他畏懼不敢探瞧,但也因為太過麻木以致無法有所感覺。到處都是爛泥,塊狀黏在他的衣裡,糾結在他的髮裡,條條的黑色在他皮膚上延伸。

全都結束了。

Continue reading “Hopeless Impossible (Harry x Dr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