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輝的所在(降御降)

鑽石王牌。降御降。一堆大學跟職棒私設。

下午時把宿舍整理得差不多,本來除了上課還需要用到的教科書外,能帶回老家的東西都趁先前的週末逐漸一件件帶回去了,最後剩下的行李就剩下一些常穿的衣物與制服。床單甚至重新洗過,御幸站在顯得空曠得有些寂寥的房間內,檢視四周,最後落上了床邊的球棒與一整套捕手護具。比起其他守備位置需要穿著的護具都來得繁瑣厚重,但他早就習慣了,這跟了他三年的夥伴。唸書唸得煩躁了,原先就是宿舍裡的人都不在,才開始整理房間。

忙了一早上,口有些渴。

Continue reading “光輝的所在(降御降)”
Advertisement

光與影(修角)

群青にサイレン(哨響青空/群青危機)
修角。更精確點說是修<<角。沒劇情、短、流水帳,斷頭斷尾。

角之谷尚志與吉澤修二,是在連棒球都無法成為救贖的時期,成為了對方唯一的朋友。

國中的生活與現在在玄高的日子,表面看來其實差異不多。從國小起,少棒的訓練佔了大部分時間,站在球場上他從教練與球評等大人口中獲得了作為天生游擊手的讚譽,母親對他無微不至百般呵護,比他更熱切希望獲取成功。下了球場,青澀而純粹的暴力在暗處捕獲他,分毫不差。那個名為井上驅壘的少年中了嫉妒的毒,角之谷默不作聲成為他的標靶。身上瘀青越多就越覺得這是變相的勝利標誌,角之谷寧可受傷也沒想過要退出少棒。這樣做真的能滿足?不曉得以後你還得打死幾個我這種人。井上與他身邊幾個少棒隊友踹他也踹累了,角之谷的淚水也流得多了,他依然抬頭這麼對井上說,井上那張人見人愛、稚嫩端正的臉龐,第一次露出了見到地獄的神色。就是那時候,角之谷才知道井上怕他。

Continue reading “光與影(修角)”

面具之下(審判之眼 / 八杉)

審判之眼。八神/杉浦。
建議13章與泉田在咖啡廳會面的劇情結束後食用。

送真冬搭上計程車,又去了趟蜜茱蕾咖啡廳與泉田檢察官會面後,人還在燈火通明的神室町裡的八神隆之,低頭確認了一下腕錶。時間已過午夜十二點。

受夠了這擾攘的一日,八神考慮要不直接回事務所休息時,他接到東徹的來電。

東說明了關於杉浦那小子的後續發展。

「嗯?還有這種事?」聽完對方說明,八神遲疑了一下,「不是,我可以理解他現在情緒緩不過來,但要我特地回去一趟又是為什麼?哭到走不動?」

「這我也不清楚⋯⋯唉,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東打住上升的語氣,八神聽得出他因為不解而煩躁起來,「不,八神你還是過來一趟好,不然今晚我可無法關店了。」

「⋯⋯了解。」

八神掛掉電話。

Continue reading “面具之下(審判之眼 / 八杉)”

Boy and Boy (Shawn Mendes/Charlie Puth)

RPS,不喜勿入。就是一時亂七八糟的東西上了腦袋。很多性格設定什麼可能還抓不準。
九成九OOC,潔癖粉勿入,雷到別說沒警告過。
一切美好事物都屬於他們,妄想屬於我。

1.

Shawn Mendes很喜歡Charlie Puth這個人。充沛的創作力、神乎其技的beatbox、寬廣的音域或卓絕的編曲品味,這都自不待言,不過他大概更羨慕的是他那種,隨時隨地都可以炒熱氣氛、自由自在的性格。

但這不代表他對他全盤接受。比方說現在,半夜十二點半。

要他從紐約的飯店開車到某個夜店門口接人。

今夜天氣不錯,我們該去哪裡兜風。只因為Charlie這麼說了。

Continue reading “Boy and Boy (Shawn Mendes/Charlie Puth)”

The Demon’s Fun Day Out at the Park with a Picnic (Demon’s Lexicon – Nick x Alan)

惡魔快活的出遊日,一場公園裡的野餐
by Aria

艾倫從不像他人那般懼怕尼克,但這不表示他真的不怕。他以為總有一天尼克會因為他的力量闖下彌天大禍,而任何過錯都能令艾倫無以挽救。尼克心裡有數。即使他無心惹惱艾倫,他也的確曾經闖下彌天大禍,這是因為他不知道怎麼當個人類,他們兩人都明白此事。當恐懼光臨,艾倫的話總是有道理的那一邊。

Continue reading “The Demon’s Fun Day Out at the Park with a Picnic (Demon’s Lexicon – Nick x A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