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負得正

我回到家的時很難得翻了信箱,才收到你五天前寄來的信。說難得,也許不至於,我習慣平均兩週查看一次信箱。信箱的作用不過是拿來收水電與網路帳單,平日也不會有人寫信給我。我從不寫信。這時代又有誰會寫信。以前我還住在家裡時負責查看信箱的人也不是我。

Continue reading “負負得正”

儘管如此(道士下山/查周查)

電影《道士下山》衍生,查老板/周西宇
僅電影衍生,與原著無關。
3/13更新第2章。未完。 

1

我不當戲子的那幾年,就當道士去了。

查英是這麼告訴報社的。後來有人給他送來報紙,紙上將那些年收束成一句閉門修習技藝。查英記得採訪當天他也說過,在道士之前,他也曾短暫從過軍。在這時代,這種經歷可說是司空見慣。

Continue reading “儘管如此(道士下山/查周查)”

虹色世界(銀魂3Z/銀桂)

收錄於3Z銀桂合本《我的學生哪有這麼電波》,在主催的強力要求下貼出來(恥)

銀魂高中是代課老師坂田銀八固定會停留的學校之一。

他在五月中旬某一日調入,該校其中一位國文女老師懷孕,要暫時告別教職到第二學期中,等於請他代理超過半年,這可以說是他最長的一次聘約。寄來的聘約很簡略,報到後才曉得學校要他負責三年級部分班級的國文課。銀八不無吃驚地從眉頭也沒皺一下的校長手上接下工作。照理說,準備應考的三年級生根本不該由代課老師負責,但這所學校人力之不足,學生品質之不齊,全國排名的偏差值之低劣,有國文老師肯來接下這苦差,已算有幸。

這間學校說穿了,就是一所地方三流高中。

Continue reading “虹色世界(銀魂3Z/銀桂)”

Boy and Boy (Shawn Mendes/Charlie Puth)

RPS,不喜勿入。就是一時亂七八糟的東西上了腦袋。很多性格設定什麼可能還抓不準。
九成九OOC,潔癖粉勿入,雷到別說沒警告過。
一切美好事物都屬於他們,妄想屬於我。

1.

Shawn Mendes很喜歡Charlie Puth這個人。充沛的創作力、神乎其技的beatbox、寬廣的音域或卓絕的編曲品味,這都自不待言,不過他大概更羨慕的是他那種,隨時隨地都可以炒熱氣氛、自由自在的性格。

但這不代表他對他全盤接受。比方說現在,半夜十二點半。

要他從紐約的飯店開車到某個夜店門口接人。

今夜天氣不錯,我們該去哪裡兜風。只因為Charlie這麼說了。

Continue reading “Boy and Boy (Shawn Mendes/Charlie Puth)”

午餐時出現的一般話題(長谷春)

大叔的愛SP版。長谷春。《張開眼見到的第一個人》刪除的片段,沒什麼,就是春田與閨蜜的花絮這樣。

「嗯,所以呢,你與長谷川進行得怎樣了?」

為了不辜負冬季難得的大好陽光,春田與飛鳥選擇到員工餐廳的露天座享用本日特餐。開工後一個月工作量不多,但春田與飛鳥同個部門仍是天天見面,無避嫌之尷尬,兩人默契閉口不提之前在飛鳥家的災難,隨隨便便就回復原先狀態。除了因為十年戰友交情不是這麼容易抹煞,飛鳥直爽的性格是最重要的主因。做為朋友真的很好,見識過她家盛況後,春田更是如此篤信。

Continue reading “午餐時出現的一般話題(長谷春)”

搖曳不止的心(牧春牧)

日劇《大叔的愛》衍生。牧春牧。第七集之後。

在東京街頭上演了一齣逃跑的婚禮情節——與其說是婚禮不如說是愛的荒謬劇——如此這般結束後,花了幾天在家裡收拾,來到一個晴空萬里的週末午後,部長便拖著最後的一箱行李,準備要離開春田的家。

牧與春田兩人站在家門前替他送別。穿著一身休閒的部長站在安靜的街邊,銀色的箱子反射出炙烈的日光,在行人看來,或許就像生性浪漫的未婚中年人士即將前往哪個南國度假。

Continue reading “搖曳不止的心(牧春牧)”

如果現在的你很快樂

日劇《大叔的愛》衍生。寫在第七集時間軸內疾速掠過的那一年。

牧離開家裡七天後的夜裡,春田久違地打了一通電話給母親。電話那頭的母親先是抱怨打電話的時間不對,又說,天下紅雨了嗎,創一終於想到要問候含辛茹苦把你拉拔到這麼大的媽媽了嗎。春田說沒這回事,只是之前忘記打而已。是不是創一過得太舒服了啊這陣子?媽媽過得很好哦。母親也終於提起ATARU這個人,這個春田始終連名字都百思不得其解的人,兩人在一個環境舒適優雅的地方,展開了全新生活,過得既幸福又快樂。

「還好嗎?」

「還可以。我沒問題的。」

「是嗎?那我就放心囉,創一也長進點,不要一直麻煩牧君哦。」

Continue reading “如果現在的你很快樂”

太陽的光芒到達之前

日劇《大叔的愛》衍生。牧春牧。寫在第六集之前。

「跟著春田前輩啊⋯很辛苦吧?」

調到這間營業分部沒幾天,與留著中分頭的新同事獨自去吃午餐。不知道該聊什麼,對方忽然將話題轉到負責帶牧的前輩上。

「不,春田前輩挺熱心的。」

「對,就是那點。」新同事栗林若無其事般地回應。「所以說有時做過頭了看上去就會很不得要領。」

Continue reading “太陽的光芒到達之前”

張開眼見到的第一個人 02

日劇<大叔的愛>衍生,長谷川×春田。
沒看前面無所謂,如果想看的話在這裡
支離破碎的文字。含自創兩個不重要的同事配角。

5

四月的東京夜晚已沒有春初那麼冷了,但接到飛鳥前輩電話,長谷川出門前還是在外套裡多套一層薄羊毛衫。搭電車到中目黑,出站面臨的馬路空曠遼闊,計程車與高級轎車在此馳騁,這樣的夜,到哪都是浸了墨色的道路,多少點綴燈光三三兩兩。他拐進另一條街,就走到目黑川了。沿河的櫻花,無聲地給出最美姿態,完美地襯托了夜色。

Continue reading “張開眼見到的第一個人 02”

After that Daily Talk

日劇<大叔的愛>衍生。長谷春。

快不能呼吸了。

他是多麼眷戀這場美好的夢境,但身體內部忽地湧出一股生存本能,正狠狠使力拖扯他的意識不放。

鼻與口遭異物堵住,身上沉重的束縛沒來由地緊緊壓制胸膛與下肢。

不行再這樣下去——

Continue reading “After that Daily 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