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o short (山D山/山獄 /微獄雲)

期中考再兩個禮拜就到了,放學後被獄寺硬拉到鎮上圖書館附設的自習中心念書,山本用那種「前三天再看嘛還有兩個禮拜準備緊張什麼?」的含糊說法拒絕也不行。

獄寺強調:「兩個小時行不行?十代目也要一起去啊。」

澤田傷腦筋地抓抓頭髮,偷偷向他說了聲抱歉。

唉,大概是澤田不小心多嘴一句:「最糟還有山本陪我一起補考嘛。」

有什麼辦法,看不下去的天才獄寺把山本當作附帶的麻煩一起帶走。

附帶的啊。

Continue reading “Life is so short (山D山/山獄 /微獄雲)”

海岸線(獄雲獄)

等雲雀時獄寺一共抽了三根菸。夜半時刻,所有店都拉下鐵門,連個路人都沒得觀察,蹲在路旁太無聊,他把三根菸屁股排排立起。真像靈位前上香⋯三個菸頭的焦黑形狀如某種神祕的暗示,菸息還殘存著可惜嗅覺冷的麻痺。今天忘記帶便攜用菸灰缸出門,否則也不會這麼沒公德。

Continue reading “海岸線(獄雲獄)”

棲息(綱獄綱)

也是一篇我不知為何只放在鮮網的文章。

還在讀書時,我就知道這輩子該為誰活。

我在班上位置總是想挑得離首領近一些,首領又總在窗邊角落,離垃圾桶太近不是他偏愛,只是周遭人次次都先挑好其他方便聽課或老師眼光死角位置,老挑剩下位置的首領也不大有怨言。我想叫那些人滾遠去這次該首領挑吧,但每次快吵起來、我正想踹倒課桌前,首領只是抓住我的手,插在我與其他同學間說:「獄寺別想太多,我不想坐中間。」

Continue reading “棲息(綱獄綱)”

溺斃銀河而幸福的無與倫比 (綱中心)

未完坑。綱京、微山獄等。 

我們在一間常去的餐廳裡,一如往常的角落位置,兩個人面對面,就像到處可見即將分手的情侶。

京子氣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我祈求她留下。

我留下做什麼呢?說完這句,她頭也不回地離開。

這時餐廳庭院駛進一台黑色轎車。那台車只停在那邊,任何一個要出餐廳的人都必須經過那台車。

——我這個白痴!

爆炸聲響起,火焰從餐廳的天花板噴射下來,下一秒鐘,我在喧嘯火海裡喊著京子的名字,衝往充塞擁擠人的門口⋯⋯京子沒有回應,我只聽見人們聲嘶力竭的哭鬧。

煙霧灼燒我的眼睛與氣管,我流淚屏息掃過任何一個向我撲擊的人。他們倒在著火的餐桌上,我踩過一具屍體躲過無數子彈。

最後一顆射過來時,我知道我躲過了。

令我無措的好運氣。但這好運氣並非徹底;當我衝到門口時,正好看見京子被丟進車子後座,轎車揚長而去。

十二月嚴冬,我站在火場前,意識麻木。

另一顆子彈自身後白霧襲來。

這次沒有躲得那麼順利,取代心臟,是我的手臂中彈。

回頭我打開了我的小盒匣,純白色的火球了結狙擊者短暫的生命。

什麼時候我的火球變成白色的了?我看著倒下去的男人被火舌蠶食吞噬,慘笑著暗想,我殺人,我外遇,我親眼看著京子當眾被擄走,一間餐廳因為我付之一炬,僅僅手臂中彈這份幸運也沒有讓我多好過;而我最後只能站在這,撥出幾通電話。

我沒有變的衰弱也沒有激起力量,我什麼也感覺不到。真奇怪,這顆子彈怎麼沒有讓我變的更強大,就因為他不是里包恩?

大空戒指就掛在我的頸間,緊緊嵌在我的鎖骨裡,彷彿正在燃燒。

這整個世界都在燃燒。

Continue reading “溺斃銀河而幸福的無與倫比 (綱中心)”

雨天流連(獄寺/雲雀)

純獄雲,微DH、山獄,有些微工口描述,慎
推薦閱讀<默契缺失>後再來看這篇,基本上是後續的文章來著。

自稱為家庭教師的迪諾曾對雲雀說:要不要試試看呢?

雲雀以為可以試做看看,一開始接吻還有點來勁,但口水交流幾下後就降至興致全無。被打擊了。是嗎,我不能當恭彌的First one啊⋯。手下不在場,迪諾因為一副非常遺憾的口吻而挨了雲雀一頓。他不得不承認迪諾的技巧成熟,極富耐性的牽引,不想弄疼對方是屬於大人的溫柔。可能動作太溫柔了,雲雀並不習慣。

習慣笨拙的雲雀習慣不了成熟。

Continue reading “雨天流連(獄寺/雲雀)”

默契缺失(獄寺/雲雀)

無攻受分別。

如果說做事前還要猶豫那也太娘娘腔。所以當獄寺隼人提出要不要去看個電影這種無理要求時他不用考慮就直接拒絕。

喂⋯你這人,為什麼不考慮一下啊,動作片欸。連票都買好了,印滿藍色字碼的紙條被握在手中捏得很皺。獄寺彎下背,臉紅困窘。然後又什麼都不說。假日的電影院。雲雀瞧著他自討苦吃的臉,在現出拐子前只說了兩個字:群聚。獄寺那天被打的很慘,關節生鏽,四肢活動緩慢至極,在雲雀後來也覺得無趣時,倒下來的獄寺又補滿電量衝過來。抓住雲雀肩指甲都陷進去制服了,手掌太熱膩滿滿掐住織料下的肌理,連他掌根觸及的鎖骨都快燒了起來。生氣了?眼眸裡除了不甘心似乎還有什麼。

Continue reading “默契缺失(獄寺/雲雀)”

My Suicide Your Homicide(獄寺/雲雀)

5.5章為獄雲H,慎入。

My Suicide Your Homicide
你來殺我,或者我自殺

01

雲雀很看不慣一直來向他挑釁的獄寺隼人。一開始可能算有趣,但一成不變的模式,最後都嫌無聊。

用來用去都是那幾招,可能還有些小小變化吧,不過兩三下就被打散,草食動物引以為傲的炸彈攻擊適合中遠距離,很明顯對近身戰並不上手。一向不在乎對手戰鬥動機的雲雀最初沒什麼想法,但看見獄寺死命的表情也不禁懷疑,怎麼,是想拿我來當近身戰的練習對象嗎。

再這樣下去也只會淪為拐下亡魂,何來進步有餘。

雲雀不想理會這個在腦袋中漸生的疑惑。

甚至不理會更進一步的問句:又為什麼非得是我。

Continue reading “My Suicide Your Homicide(獄寺/雲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