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我 (利吉x小松田)

利小松。4/19更新下章,完結。

 

你所不知道的我

 

 

糟了,這次真的不行了吧。

肩胛中箭。濕淋淋的痛覺逐漸形成體內無法制止的巨大騷動,從胃袋升起灼熱感,蔓延蝕骨的熱。

…是毒箭。

發揮全速的疾跑,那群忍者應該追不上來了,畢竟他們知道自己業已中毒,逃到哪裡無所謂,不過是最後敵方忍者的葬身之處。

但是秘函還在自己手裡,不行…這份忍務……難道就要敗在這裡。

頭上是昏暗天光,交錯的葉蔭能隱蔽蹤跡,雙足在樹幹枝枒間迅飛跳躍。一片無盡邊緣的密林。

Continue reading “你所不知道的我 (利吉x小松田)”

假平衡(齊藤鷹丸/久久知兵助)

火藥委員會的齊藤曾經說過我很溫柔。溫柔的挑不出缺點。他講得有點太誇張,我不是很明白為什麼他要這麼說,但我沒有細問。我只是客套幾句對他笑而已 ,然後問他是不是覺得我對他太好。後來那學弟說請不要以為他在吹捧我。他提到我的良好背景還有優越的成績,多少人仰羨。一時間無法理解這有什麼關係,再仔細想想,才明白到底只是廉價的挑釁。

Continue reading “假平衡(齊藤鷹丸/久久知兵助)”

無雨也無晴(善法寺中心)

沒看到人前就先聽到聲音,然後回頭,又什麼也沒有。

善法寺還以為又聽到從當年忍術學園屋頂上傳來用具委員長的呼喊。抬眼半吋,天不是蔚藍的,塞滿上空灰撲撲彷彿隨時隨地壓死萬靈的積雲,雨水滴落他眼瞼中,一切破了又拼湊,他回到現實。眼前是副幾乎與他無關的人體。黏膩的血水滲過他的指縫,緩緩溶入沙地。

在這種時刻裡去翻起記憶,只能說莫名其妙。是否無意識抗拒這個現在,但回憶擺出的姿勢如此軟弱,他不過眨次眼罷。

Continue reading “無雨也無晴(善法寺中心)”

也許我們只是太常作夢(久久知x綾部)

遇見的時候並不作任何表情。

在白晝時他們擦肩過,只有一點點的眼神接觸,肩膀斜斜擺動的角度。

他聽見他的笑聲。像是不為任何人。

在白晝,他們平行線般你來我往,如點頭之交,如兩個陌生人。

所有對話不具意義。

直到他們在夜晚遇見。

maybe we just dreamed a lot
也許我們只是太常作夢

Continue reading “也許我們只是太常作夢(久久知x綾部)”

不來不去(利吉中心)

十五歲,依鄰近村人說法也該是個男人了。山田利吉換件新衣似的接受這句成年禮,生日一過就跟著住在附近的老婆婆在山腰經營的茶店幫忙。這差事倒也不是他自己找來,僅是恰逢茶店男主人剛下黃泉,家裡沒男人,那裏空個缺,老婆婆平日見利吉謙虛有禮,身材又有年輕人結實,找天就登門探問利吉。差事雖不大作為,卻也無須婉轉,利吉沒思索太久,與母親說一聲就去了。就那麼順利,沒需要多著墨,褲管衣袖短了該補長,胃口與他肩扛柴木的數量正相關增加,山田利吉平穩生長,前天人小鬼大說下個月可是我來擔便當錢了母親大人,隔天捲袖上工。像任何一種會進入成熟期的生物,更壯些,以利世代交替。

這麼說自己可能太拙劣,利吉工作幾個月後,收店疲累之餘眼神渙散飄在月娘從遠方露出的泛白肩頭,與昨日夜晚如出一轍,想自己像隻蟲子不對,或許是只知工作的牛馬。對茶店主人無冒犯之意,他單純想到不高明的譬喻而已。

日復一日,時間如流水無情度過。距離十六歲生辰就剩一半年月。

Continue reading “不來不去(利吉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