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晚安(冬虎)

東京卍復仇者。冬虎。小段子。

千冬半夜起來盯著自己的兩隻手掌心,彷彿那不是自己的一部分。一虎也醒來了。

「怎麼了,沒事吧?」

「⋯沒事。」

「騙人。」

沒開燈,其實看不太清楚,僅能靠聲音判斷情緒。

Continue reading “早安、晚安(冬虎)”
Advertisement

那些你的他的、和我的(場+冬+虎)

東京卍復仇者。場+冬+虎。

時值快傍晚的天色,兩道匆忙的人影從巷內大力甩出,連滾帶跑差點撞到大路上放學經過的松野千冬,沒給道歉拼命往前飛奔,很快在稀疏的人潮中掩沒了行蹤。

千冬因這半路殺出,在巷口前打斷了他前進的腳步。巷內幽冷無聲,那裡自兩個不良掙脫後就靜了下來。

上週開學,表示時節已入秋。不知道哪棵臥在樹上的蟬,選擇在此時響鳴大噪,聲音拉得特別長,撕裂了顏色開始暈染的天空。

蟬聲中依稀能聽見一絲動靜。

他走進巷子。

Continue reading “那些你的他的、和我的(場+冬+虎)”

另一種生活(龍麥)

東京卍復仇者。龍麥。某個if路線。

橫躺枕上短削的黑髮,露出底下細軟白皙的頸部。對比膚色勻亮的肩部,後頸那一塊皮膚則是有如久未經陽光照曬、帶著青色的白。

醒來時差點以為枕邊穿著黑汗衫背心的男人是陌生人。

這種想法隨即打消,因為他會睡的男人,全世界也只有一個人而已。

龍宮寺堅的視線拉至頂上天花板,想起昨晚載人到西服店裡領取西裝後,指示下來再去他們地盤內的一間熟店,飲數巡酒。那人老樣子不愛回自己家,硬要跟上電梯,爾後兩人趁著酒力糾纏彼此肉身爬上床做了多次翻天覆地的愛——

Continue reading “另一種生活(龍麥)”

惡魔人間(冬虎)

東京卍復仇者。場虎前提的冬虎。70-76話未來線時空。大量未來捏造。
《那傢伙是惡魔》的續篇,請務必先閱讀該篇,再接續此篇。
本文有性描寫,未成年禁閱。

P1: 1-2
P2: 3-5
P3: 6-7
P4: 8-9 

剩餘章節10-15完結&番外篇收錄於書籍《惡魔人間》,網路不公開。

1

早上九點。眼皮到面頰,落地窗外傾倒下熨貼的陽光熱醒了躺在床上的羽宮一虎。睜開眼,除了身上凌亂被單,不見其他。眼前暖色調的牆與自然材質的裝飾品,窗邊數株綠色盆栽,讓他想起這不是他的房間。而床上不見房間真正的主人。

⋯能夠自行爬起來了嗎。一虎下床,忍不住快步穿越客廳。一陣奶油香味撲鼻,走至廚房,找到了松野千冬站在瓦斯爐前的背影。白色踢恤下蓋住的腹腰仍纏覆圈圈繃帶。他放鬆下來,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走到千冬身邊,見木製鍋鏟如何在平底鍋裡翻出金黃西式炒蛋。

「好香。」

一虎站到千冬身側觀看他揮灑手藝,近得就要貼上做菜者的臉頰。

「啊,早。」千冬的目光仍留在前方爐火,扔來分毫不差的問候,「你先去梳洗吧,早餐很快就好。」

「你是要我放任一個身負重傷的人單手耍弄平底鍋?」

「我已經好很多了。」千冬的語氣起了變化,「⋯你靠這麼近,有點礙事。」

Continue reading “惡魔人間(冬虎)”

那傢伙是惡魔(冬虎)

東京卍復仇者。場虎前提的冬虎。70-76話未來線時空。大量未來捏造。
有性描寫,未成年禁入。

P1: 1-3
P2: 4-7
P3: 8-11
P4: 12-14
P5: 15-17
P6: 18-20 end

此為冬虎系列長篇第一部,第二部為〈惡魔人間

1

那傢伙是惡魔。

面對眼前已入住他家數月的羽宮一虎,松野千冬慢慢體會到,這個人就是個惡魔。

「這麼看來,交予本部的上納金與隱藏的資金流確實多半控制在半間手裡。」一虎說。

今天是週一,他們兩人在千冬購置的高級公寓中,於客廳開定期二人會議。

一虎從千冬手中接下東京卍會的名下企業資料,從一沓紙面文件抬起眼,沒什麼意義地,對他身邊的千冬給了一個微笑。

時值初春三月,午後溫煦日光自不遠的落地窗曬了滿室,在兩人身上留下了模糊的黑影。那對深而失溫的目光,有意停留他臉上,像要尋覓什麼,尋覓不到後又不帶眷戀而離去。

千冬應對不了這種笑容,一時惶然,遲遲答不上話。

一虎也不在意,當沒事發生。他低頭解釋:「這些人,經常在半間的高級俱樂部出沒。」

沒什麼。

這種事經常在他們之間發生。

Continue reading “那傢伙是惡魔(冬虎)”

煙(龍麥)

東京卍復仇者。龍麥。
有性描寫,未成年禁入。

「啊啦,阿堅來啦~」

澀谷鬧區內一間位於路角的居酒屋,晚上七點多正值生意高峰期間,外頭排了頗長的隊伍,多是一些下班後來這裡打算好好犒賞自己的白領工薪族。龍宮寺堅帶著老闆娘也認識的一個孩子來,直接走向站在店門口的老闆娘打聲招呼。

「阿姨晚上好。」龍宮寺拉起大大的微笑,他遞出一袋當季水果給她,「還有要給阿姨的梨子,我記得上次您說過想吃,特地請附近果行大姐留的喔。」

老闆娘接了袋子下來,「破費什麼,真是的⋯⋯你這孩子還是這麼貼心。」一整天焦頭爛額下來,她收到附近孩子這樣窩心的回禮,渾身的疲憊也瞬間消去了八分。

「哎,這位是上次也來幫忙的孩子?⋯⋯」

一直看著兩人互動的佐野萬次郎,讓人認出來後也只睜著大大的眼睛點了點頭。

Continue reading “煙(龍麥)”

地獄裡無月色(場虎)

東京卍復仇者。場虎。

1

臨時拼湊。

由第一日踏入那棟暗無天日的大型電玩中心,見到大批穿著同樣衣色的新夥伴,場地能想到的就這幾個字。但是又不太能準確形容現在這過度密集的狀態。

聚在門口附近的幾個人朝他投來毫無溫度的目光,沒有任何問候語。說不上是懷疑不信任還是漠不關心,總之他們見到來者是他,知他是身份通過認證的同夥人,就回過頭去做原先做的事。若沒有仔細端詳,所有人面孔都是差不多單調的五官,每三五人成團為單位散布空間內,或站或蹲,大部分在這裡群聚的人不太聲張,抽菸或圍坐在地上聚賭消磨時間也是幾無聲息。這裡大多都是新宿來的人,加入這團體後也不怎麼上學,在外鬧事後回這窩甚麼也不幹,就是整日吃喝睡,有人的地方就聞得見煙酒味。往裡面走去,途經一些閒散人等,斷斷續續對話入了耳,也如嘴裡吐出的輕煙,才一成形即化入塵中。都是些沒用的垃圾話。安分即是蜇伏,這裡有種鎮壓的氣氛,一進入這地方,他聽得見血管裡鼓跳的衝動,卻無處發洩。這地方是安靜的,待久了他們自然也明白了安靜的必要性,這種連結的脆弱默契,鑲嵌在黑暗中每雙飢餓眼洞裡。

Continue reading “地獄裡無月色(場虎)”

Beyond the Signal(場虎+微半虎)

東京卍復仇者。
《一個人的末日》後續,此篇亦可獨立閱讀。場虎+微半虎。

自從那天在一虎家渡過暴風雨般的一夜之後,一虎對場地的態度產生了巨變。

不騎自己的愛車火箭砲,老是要場地騎車載他。兩人在街上行走時,以天氣冷了為理由,或其他他想不起來的微不足道的理由,或者毫無理由,兩人不是勾肩搭背摟腰,就是一虎像個女人直接攬住他手臂,絲毫不在意路上其他行人的注目禮。用餐時強行坐他身邊,桌上打打尋常牙祭,桌下兩腿互相勾纏、隨時勾出天雷地火。玩火玩上身、一前一後進男廁隔間就是一場纏綿悱惻的濕吻及吻以上的行為,直到外面有人猛烈敲起廁所門。

玩脫了簡直。

說一虎態度發生變化也不大準確,他很早就接受兩人間互動模式不復往日,只不過近期一虎磨人本事變本加厲,而場地還是摸不清那樣的一虎,背後用意又是什麼。

一隻巴掌拍不響,更別說零怨言零抵抗、完美配合一虎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Beyond the Signal(場虎+微半虎)”

一個人的末日(一虎中心/場虎)

東京卍復仇者。
一虎中心。場虎+微半虎。私設多如連綿高山,含自創配角。

1

早晨八點二十,比起東京逐漸因通勤而鼎沸的區域,尚未甦醒的新宿周邊安靜多了。用過早餐,羽宮一虎掰了他在少年院裡認識的新朋友。脫去夜裡的繁華妝容,沒了情緒似的無趣街景,此時的新宿倒也算是讓人舒服的時刻。走在較寬的空曠徒步區上,隨處可見與這裡格格不入的上班族,疾速穿越此地也絕不是為了多看這裡兩眼。

是因為這條件,就認為這裡特別利於尾隨?

一虎摀口打了聲不小的哈欠,鬆動下脖頸神經,拐進無人暗巷前在心中決定下午改造他的一頭黑髮,同時確定來者數量。

兩個而已。

還挺小看人。沒關係,作為早上活絡筋骨運動足夠了。

Continue reading “一個人的末日(一虎中心/場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