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不防戀(原創BL)

原創BL之買口罩篇。與字的姿勢同一對情侶,但本日不研究中文字。

最近由於某傳染病毒爆發全球流行之故,我那吝嗇又惜命的老闆終於大發慈悲,在本週三、也就是今天,允許公司同仁午後提早收工。

真受不了悶了一天的口罩,我草草收拾完辦公桌還想著要不順道去哪兒⋯⋯鼻子吐出的潮濕呼吸再度蒙上快爛了的臉。唉不、還是去牽車早早回家。那小子下午也沒課,照理說現在應該躺在家裡看漫畫吧。

Continue reading “防疫不防戀(原創BL)”

ABC大小事

全對話,作者寫爽的,角色連名字都沒有就知道作者的態度,三觀可能不是很正常,對3P抱持障礙的人切勿閱讀。

背景設定:3P小夥伴,經常無視現實可能玩各種性愛情境。性福路上有你有我。
A男:攻,個性衝動爆口,常口是心非
B男:攻,溫柔體貼,腦袋雖聰明但也拿C沒轍
少年C:受,體質敏感性慾強,喜在床上裝天然,綠茶婊
Continue reading “ABC大小事”

負負得正

我回到家的時很難得翻了信箱,才收到你五天前寄來的信。說難得,也許不至於,我習慣平均兩週查看一次信箱。信箱的作用不過是拿來收水電與網路帳單,平日也不會有人寫信給我。我從不寫信。這時代又有誰會寫信。以前我還住在家裡時負責查看信箱的人也不是我。

Continue reading “負負得正”

過 界 2

0217更新中章。
關鍵字:BL/GV/未成年性愛/與性愛相關的敏感字眼
十八歲以下請勿閱讀。
請先看過日野航篇再接續這篇。

淺谷律篇

第一次在旅館拍攝時真的緊張到快死掉了,真的是,真想乾脆從地球表面上徹底消失算了。

雖然與後面那些沒有底限的作品比起來,眾人前自慰只是基本款小菜一碟。淺谷已經不記得那間旅館的裝潢樣貌,那場景與後來經歷過的沒有相差太多,破爛床單與中古賣場中隨處可見的貼皮家具,攝影團隊把大型燈光立在床架旁,有時候光是躺在人工燈光的溫度沐浴下就能汗如飆雨。房間的細節不值一提,但淺谷一直記得那天他穿了什麼衣服,生平第一次用隱形眼鏡,身上是一件普通的白色短袖踢恤與卡其色的及膝短褲,一雙嶄新的白襪配那雙早就快壞了的運動鞋,而這些全無派上用場。他也記得,那間粗糙簡陋的小旅館在新宿邊緣深處的一個陰溼角落,大白天下,那間旅館入口躲在溢滿穢物惡氣的影子裡,他得繞過巷口的垃圾堆才能看見掛在門上沒開的霓虹燈,與一張有些歪斜了的俗艷彩色印刷招牌。他注視黑洞深處裡頭有個小的不能再小的塑膠隔板窗口,櫃檯後影子竄動,他當時思考了什麼他不記得了。⋯反正那也不重要了現在,他總歸是踏入了那條路。

Continue reading “過 界 2”

字的姿勢

原創BL。又短又吵吵的。

「欸,我剛剛忽然想到有個一直沒解開的問題,雖然我覺得我說了你也不會懂。」

夜裡躺在身邊的他,搖醒了我。

「啥?那你吵我幹嘛⋯」我打了一個呵欠,掃了下枕頭旁手機。凌晨兩點十五分。「我明天早上要見客戶,你他媽在那邊⋯!」

我快暈倒了、不對,我還是繼續睡吧。

Continue reading “字的姿勢”

過 界

原創。
關鍵字:BL/GV/未成年性愛/與性愛相關的敏感字眼
有部份的性描寫,十八歲以下請勿閱讀。
雖然以上描述看上去頗為骯髒但旨意不在骯髒(不如說骯髒部分沒很多),個人也不支持任何未成年少年從事色情電影的犯罪行為,僅為虛構的小說創作,兩個男孩間的故事而已,謝謝。

日野航篇

最初從哥哥房間床底看到那片印著女孩子光裸身軀與香艷標題的光碟匣時,純粹不過是,一種賺到了的感覺。

「阿航,你哥那裡打掃完就出來幫忙!」遠在客廳的母親一如既往地呼喊,唯恐哪個角落聽不見她。

光碟片從手中掉落,日野航下意識慢慢回頭往門口看。門還開了個縫,沒事。

日野只扯喊一聲快好了當敷衍。

他默默將光碟匣藏進Tshirt底下,塑膠盒碰到皮膚時都有點發抖了。用最快的速度回自己房間,再用最快的速度回哥哥房草草了結掃除工作,吃晚餐時母親唸了句心神不寧,作業差不多是隨便寫寫,洗澡後本來想繼續玩手機遊戲打怪練等什麼的都拋諸腦後,大約等到十一點時,聽見外頭母親熄了燈,最後父親也關了房門時,日野在自己沒開燈的房間裡,偷偷打開電腦與光碟機,戴上耳機。

Continue reading “過 界”

Lost in there

10/25更新02。原創BL故事。就⋯又是這樣那樣的故事(⋯誰懂)
少許性描寫,慎入。

01

今年九月台北不算炎熱,但卡在下班尖峰的漫長車流中央也足以讓人汗涔。

至少現在從內科⋯到金山南路時間還來的及吧?⋯高聳築隄旁的柏油路上,紅色車後燈擁擠連綿而去,遠方天際伸入藕紫色雲霞的紅綠燈是不是正常運作也感受不到了。照理說他早麻木天天下班必定歷經的煎熬,然而要去赴約的話,這般惱人的例行拖延會變得比平常更不能忍受。

林柏森摸著方向盤,臀部底下的車體不是沒有前進,只是太過緩慢而感受不到前進。眼光放遠至前方無趣的積雲天空,又拉回掛在車內後照鏡上的一個日本神社御守護符。金色底織布,白色繡字,祈求平安康樂。那是阿仁去年去日本旅遊時順便帶給他的,擺明觀光客才會買的東西,明明台灣人就不信日本神道教信仰,有什麼用。很蠢。可是阿仁當時回駁你管什麼神啊,既然是買來的祈福得該起些效用吧,給我好好收著。

Continue reading “Lost in t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