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the Signal(場虎+微半虎)

東京卍復仇者。
《一個人的末日》後續,此篇亦可獨立閱讀。場虎+微半虎。

自從那天在一虎家渡過暴風雨般的一夜之後,一虎對場地的態度產生了巨變。

不騎自己的愛車火箭砲,老是要場地騎車載他。兩人在街上行走時,以天氣冷了為理由,或其他他想不起來的微不足道的理由,或者毫無理由,兩人不是勾肩搭背摟腰,就是一虎像個女人直接攬住他手臂,絲毫不在意路上其他行人的注目禮。用餐時強行坐他身邊,桌上打打尋常牙祭,桌下兩腿互相勾纏、隨時勾出天雷地火。玩火玩上身、一前一後進男廁隔間就是一場纏綿悱惻的濕吻及吻以上的行為,直到外面有人猛烈敲起廁所門。

玩脫了簡直。

說一虎態度發生變化也不大準確,他很早就接受兩人間互動模式不復往日,只不過近期一虎磨人本事變本加厲,而場地還是摸不清那樣的一虎,背後用意又是什麼。

一隻巴掌拍不響,更別說零怨言零抵抗、完美配合一虎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Beyond the Signal(場虎+微半虎)”

一個人的末日(一虎中心/場虎)

東京卍復仇者。
一虎中心。場虎+微半虎。私設多如連綿高山,含自創配角。

1

早晨八點二十,比起東京逐漸因通勤而鼎沸的區域,尚未甦醒的新宿周邊安靜多了。用過早餐,羽宮一虎掰了他在少年院裡認識的新朋友。脫去夜裡的繁華妝容,沒了情緒似的無趣街景,此時的新宿倒也算是讓人舒服的時刻。走在較寬的空曠徒步區上,隨處可見與這裡格格不入的上班族,疾速穿越此地也絕不是為了多看這裡兩眼。

是因為這條件,就認為這裡特別利於尾隨?

一虎摀口打了聲不小的哈欠,鬆動下脖頸神經,拐進無人暗巷前在心中決定下午改造他的一頭黑髮,同時確定來者數量。

兩個而已。

還挺小看人。沒關係,作為早上活絡筋骨運動足夠了。

Continue reading “一個人的末日(一虎中心/場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