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你不在,我依然⋯⋯(土桂→銀)

土桂→銀。劇場版衍生。CWT40小料本。

這道門打不開。

土方十四郎還以為自己走錯戶,畢竟這種中古公寓,每戶人家每道鐵門都長得一模一樣。他再次確認門牌上掛的是土方這姓氏。沒錯啊,但鑰匙插進去後,他手中的門把為何會不動如泰山。他最近也沒有換過鑰匙,倒是前陣子房東曾打電話威脅,聲稱要是他再繳不出房租,他會讓他回不了家。土方太多事情纏身,接到電話的那刻他只想趕快脫身,沒想太多就答應這幾天他會想辦法。的確…他並不是一個會欠繳房租、沒有計劃的人,但近期因為近藤先生組織的「誠組」為了照顧白詛病患,需要物資不停補充,問題他們資金短缺,四處募資不靈,急忙下他就投遞了他所剩不多的存款,再來江戶街上又太多因搶奪資源而頻生的鬧架,需要他們誠組去維護秩序,忙著忙著房租這事就這麼拋諸腦後。

土方頸後滴下冷汗,完了一定是這麼回事。房東瞞著他換了門鎖。

現在晚上十點多了啊混帳。土方狠狠踢了門一腳,除了令腳趾起了痛覺,對解除他心中鬱悶無任何效用。

Continue reading “即使你不在,我依然⋯⋯(土桂→銀)”

戀心如夜裡幽冥 下 (桂中心/土桂→銀)

上、中章
桂中心,土桂→銀,校園背景AU。
5/1更新【下之三】。未完。

 之一

曾經在書上看過「地縛靈」的說明。

人死後仍眷戀陽間,心願未了,不願就此轉世投胎,終而化作消散不去之非物質靈體,僅能徘徊於部分土地之上,哪裡也去不得。執著,思念,冤屈,深深的遺憾,皆可能是地縛靈的成因。或者更複雜些,無數醜陋虛妄混凝成塊,成分無以一一分解判斷。

換句話說,幽靈這種曖昧事物,全由人心造就。

科學研究發現,人臨死前體重會減少二十一公克。那些浪漫詩人將實驗結果化作頌歌,那就是靈魂的重量。

換算下來,一個人忘卻不了人間的執念,也不過等值二十一克,輕若鴻毛。

倘若真輕盈至此又怎能附著土地,經年累月,日夜無休。

理解不能。桂闔上書。

Continue reading “戀心如夜裡幽冥 下 (桂中心/土桂→銀)”

戀心如夜裡幽冥 上、中 (桂中心/土桂→銀)

土桂→銀,校園背景AU。說是這樣說,目前先當桂中心看比較好。
關係有點亂,設定也有點亂,不要寄望有什麼跟原作符合的氣質。
不是平常會寫的配對,但就有點想寫看看這種故事。

煙霧歪曲的像個毫無思索的回眸。

那抹白色在鋼筋交斥的黑暗中倏然飄移如煙,若不細瞧,怎會知道是道人影。

身軀,模糊的。四肢,透明的。臉孔,渙散的。雙眼,空洞的⋯又如血液那樣地滲出溫暖。

Continue reading “戀心如夜裡幽冥 上、中 (桂中心/土桂→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