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斃銀河而幸福的無與倫比 (綱中心)

未完坑。綱京、微山獄等。 

我們在一間常去的餐廳裡,一如往常的角落位置,兩個人面對面,就像到處可見即將分手的情侶。

京子氣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我祈求她留下。

我留下做什麼呢?說完這句,她頭也不回地離開。

這時餐廳庭院駛進一台黑色轎車。那台車只停在那邊,任何一個要出餐廳的人都必須經過那台車。

——我這個白痴!

爆炸聲響起,火焰從餐廳的天花板噴射下來,下一秒鐘,我在喧嘯火海裡喊著京子的名字,衝往充塞擁擠人的門口⋯⋯京子沒有回應,我只聽見人們聲嘶力竭的哭鬧。

煙霧灼燒我的眼睛與氣管,我流淚屏息掃過任何一個向我撲擊的人。他們倒在著火的餐桌上,我踩過一具屍體躲過無數子彈。

最後一顆射過來時,我知道我躲過了。

令我無措的好運氣。但這好運氣並非徹底;當我衝到門口時,正好看見京子被丟進車子後座,轎車揚長而去。

十二月嚴冬,我站在火場前,意識麻木。

另一顆子彈自身後白霧襲來。

這次沒有躲得那麼順利,取代心臟,是我的手臂中彈。

回頭我打開了我的小盒匣,純白色的火球了結狙擊者短暫的生命。

什麼時候我的火球變成白色的了?我看著倒下去的男人被火舌蠶食吞噬,慘笑著暗想,我殺人,我外遇,我親眼看著京子當眾被擄走,一間餐廳因為我付之一炬,僅僅手臂中彈這份幸運也沒有讓我多好過;而我最後只能站在這,撥出幾通電話。

我沒有變的衰弱也沒有激起力量,我什麼也感覺不到。真奇怪,這顆子彈怎麼沒有讓我變的更強大,就因為他不是里包恩?

大空戒指就掛在我的頸間,緊緊嵌在我的鎖骨裡,彷彿正在燃燒。

這整個世界都在燃燒。

Continue reading “溺斃銀河而幸福的無與倫比 (綱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