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小事(牧春牧)

牧春牧。《大叔的愛》電影版後續衍生,建議看過電影再看。

搬回老家那一天,放在春田家的行李比想像中還多,牧多費了幾天才順利搬出。

⋯想想也是當然的。畢竟在那棟房子住了一年以上,到了最末一天依然留下不少東西在春田家。

也不是第一次搬出去,奇怪的是,這次收拾起來的倉促感沒比上次減少多少。

Continue reading “最重要的小事(牧春牧)”

搖曳不止的心(牧春牧)

日劇《大叔的愛》衍生。牧春牧。第七集之後。

在東京街頭上演了一齣逃跑的婚禮情節——與其說是婚禮不如說是愛的荒謬劇——如此這般結束後,花了幾天在家裡收拾,來到一個晴空萬里的週末午後,部長便拖著最後的一箱行李,準備要離開春田的家。

牧與春田兩人站在家門前替他送別。穿著一身休閒的部長站在安靜的街邊,銀色的箱子反射出炙烈的日光,在行人看來,或許就像生性浪漫的未婚中年人士即將前往哪個南國度假。

Continue reading “搖曳不止的心(牧春牧)”

如果現在的你很快樂

日劇《大叔的愛》衍生。寫在第七集時間軸內疾速掠過的那一年。

牧離開家裡七天後的夜裡,春田久違地打了一通電話給母親。電話那頭的母親先是抱怨打電話的時間不對,又說,天下紅雨了嗎,創一終於想到要問候含辛茹苦把你拉拔到這麼大的媽媽了嗎。春田說沒這回事,只是之前忘記打而已。是不是創一過得太舒服了啊這陣子?媽媽過得很好哦。母親也終於提起ATARU這個人,這個春田始終連名字都百思不得其解的人,兩人在一個環境舒適優雅的地方,展開了全新生活,過得既幸福又快樂。

「還好嗎?」

「還可以。我沒問題的。」

「是嗎?那我就放心囉,創一也長進點,不要一直麻煩牧君哦。」

Continue reading “如果現在的你很快樂”

太陽的光芒到達之前

日劇《大叔的愛》衍生。牧春牧。寫在第六集之前。

「跟著春田前輩啊⋯很辛苦吧?」

調到這間營業分部沒幾天,與留著中分頭的新同事獨自去吃午餐。不知道該聊什麼,對方忽然將話題轉到負責帶牧的前輩上。

「不,春田前輩挺熱心的。」

「對,就是那點。」新同事栗林若無其事般地回應。「所以說有時做過頭了看上去就會很不得要領。」

Continue reading “太陽的光芒到達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