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息(綱獄綱)

也是一篇我不知為何只放在鮮網的文章。

還在讀書時,我就知道這輩子該為誰活。

我在班上位置總是想挑得離首領近一些,首領又總在窗邊角落,離垃圾桶太近不是他偏愛,只是周遭人次次都先挑好其他方便聽課或老師眼光死角位置,老挑剩下位置的首領也不大有怨言。我想叫那些人滾遠去這次該首領挑吧,但每次快吵起來、我正想踹倒課桌前,首領只是抓住我的手,插在我與其他同學間說:「獄寺別想太多,我不想坐中間。」

Continue reading “棲息(綱獄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