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bbess in High-Heeled Shoes By Truman Capote

By Truman Capote (Published on October 27, 1980)

原文連結

(譯註:這篇如果要完全註解起來會沒完沒了,包括名人等多到會影響閱讀體驗⋯⋯但如有必要註解也會盡量精簡;除非會影響文脈理解,否則不多註解,有名如費雯麗之類的人物也不註解。)

穿高跟鞋的修道院院長

「瑪麗蓮・夢露這個人非常特別。」楚門・卡波提沉思道,「有時候她是如此超凡脫俗,有時候她就像個普通的咖啡館侍應生。」他們兩人在1949年認識,很快就成了密友。他們都著迷於瞬息萬變的時刻,卡波提回想起他們曾經在紐約塞西爾・比頓〔Cecil Beaton,二十世紀著名時尚攝影師〕名下一間旅館套房中,一起裸體跳舞,而那位大攝影家也隨之快門不斷。楚門說,那些可佐證的照片不知道放在他五處住所中的哪裡了。

Continue reading “An Abbess in High-Heeled Shoes By Truman Capote”

卡殼的子彈 Cockblocked by FabulaRasa

by FabulaRasa

・作者已開放授權,參考隨緣居此帖原文連結
・劇情簡介:
布魯斯和哈爾不過就跟平常人一樣起了興致想來上一炮,但人生中老是會有什麼(比如巴里,比如迪克)跑出來阻礙性福,這又怎麼能說得上是他們的錯呢。本文風味:幽默加嚴肅,虐中帶甜,鮭魚佐義大利燉飯。
主cp為蝙綠Bruce/Hal,附加Jay/Dick,並提及Clark/Diana和Oliver/Dinah。

(譯註:Dinah的常見翻譯似乎是「黛娜」,為避免和「Diana黛安娜」混淆,在這裡姑且翻成「戴娜」)

「那時候有個名叫亞歷克斯・潘迪頓的小孩——真不敢相信我居然還記得他的名字,但、對,就是這個亞歷克斯・潘迪頓。在聖保羅中學,比我們還高兩個年級。」

布魯斯嘆了口氣以表回應,但聽得出不爽大於無奈。皺起臉扶上額頭,「奧利佛。」他說。

「閉嘴,我故事還沒說完。那個亞歷克斯喜歡找地方跟你約架對吧?我意思是,那種貨真價實拳腳上的幹架。但亞歷克斯並不差,他有參加摔角校隊,還是擊劍隊的隊長,所以你們明白吧,他還挺能打的。」

Continue reading “卡殼的子彈 Cockblocked by FabulaRasa”

The Demon’s Fun Day Out at the Park with a Picnic (Demon’s Lexicon – Nick x Alan)

惡魔快活的出遊日,一場公園裡的野餐
by Aria

艾倫從不像他人那般懼怕尼克,但這不表示他真的不怕。他以為總有一天尼克會因為他的力量闖下彌天大禍,而任何過錯都能令艾倫無以挽救。尼克心裡有數。即使他無心惹惱艾倫,他也的確曾經闖下彌天大禍,這是因為他不知道怎麼當個人類,他們兩人都明白此事。當恐懼光臨,艾倫的話總是有道理的那一邊。

Continue reading “The Demon’s Fun Day Out at the Park with a Picnic (Demon’s Lexicon – Nick x Alan)”

A Thousand Nights and One (Harry x Draco)

The Tale of the Shining Prince的續篇。
這篇有人翻過我就是因為這樣被激起了才來翻第二部的。
不過我覺得沒看那篇沒差,大家請安心看。

A Thousand Nights and One
by Illuferret(Olympia)

Chapter 1

綠色。

*&*&

那絕非一個尋常的景象,當一個巨大的鷹鴞肅立在餐桌上時。佇在那的那隻顯眼鷹鴞腿上附著一卷奶白色羊皮紙,Sirius從報紙後方探出頭來注視著他,這眼神讓Harry忽然很想拋棄葛來分多勇氣幾秒直接跑回房間。

Harry露齒而笑就好像什麼都沒能驚嚇到他。「早安。」

Sirius皺眉指著那封信。「謠言原來是真的。你跟Malfoy約會。」

Continue reading “A Thousand Nights and One (Harry x Draco)”

Hopeless Impossible (Harry x Draco)

哈跩譯作。

by Ashura
vital stats: HP, Harry/Draco
the title comes from Ivy Blossom’s Breathe, not that it matters.

http://arcadia.envy.nu/fics/hopeless.htm

勝利應該是更為甜美的。應該就像是在暴風雨後從濃厚的雲層間透出的日光,或像是在攀上只剩陡峭的山路而賣力到達山頂時鬆的那一口氣。但這事實上是,噁心又不舒服的,這場勝利只伴隨著大量的痛苦與堅實強悍的絕望而來。

Harry Potter躺在泥灰中,四周是曾經是棟完屋的斷壁殘垣。他的腦袋受了傷——傷疤在顫動,在消褪,在他破碎眼鏡旁的太陽穴上有一道擦傷,筋疲力盡的痠疼爬滿了他的身。他某一隻手肘突出斜歪的角度糟糕到令他畏懼不敢探瞧,但也因為太過麻木以致無法有所感覺。到處都是爛泥,塊狀黏在他的衣裡,糾結在他的髮裡,條條的黑色在他皮膚上延伸。

全都結束了。

Continue reading “Hopeless Impossible (Harry x Dr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