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雨也無晴(善法寺中心)

沒看到人前就先聽到聲音,然後回頭,又什麼也沒有。

善法寺還以為又聽到從當年忍術學園屋頂上傳來用具委員長的呼喊。抬眼半吋,天不是蔚藍的,塞滿上空灰撲撲彷彿隨時隨地壓死萬靈的積雲,雨水滴落他眼瞼中,一切破了又拼湊,他回到現實。眼前是副幾乎與他無關的人體。黏膩的血水滲過他的指縫,緩緩溶入沙地。

在這種時刻裡去翻起記憶,只能說莫名其妙。是否無意識抗拒這個現在,但回憶擺出的姿勢如此軟弱,他不過眨次眼罷。

Continue reading “無雨也無晴(善法寺中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