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和他的疤 (高杉/又子)

來島又子如常在某個晴朗的白日裡,端著煙管與菸草,進高杉晉助的房間。

他的房間有一個嵌進去的壁龕,底下是矮櫃,旁邊兩面油紙窗,一面開著一面閉著。他坐在壁龕裡面,穿著白色的單衣,朝外望著,似乎很遠的一個遠方。

Continue reading “她的和他的疤 (高杉/又子)”
Advertisement